貴港市中級人民法院主辦

 

港南法院分析“陪而不審”的原因及對策

作者:邓凤明  发布时间:2013-07-30 08:24:14


    贵港市港南法院分析“陪而不審”的原因及對策近年来,港南法院针对案多人少等实际情况,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的作用。其中,2010年普通程序案件357件,陪审员参与审理356件,陪审率为99.72%;2011年普通程序案件351件,陪审员参与审理351件,陪审率为100%;2012年普通程序案件260件,陪审员参与审理260件,陪审率为100%;2013年1-6月普通程序案件96件,陪审员参与审理96件,陪审率为100%。

    該院經調研發現,雖然陪審員參審率高,但在審判實踐中存在“陪而不審”的現象,分析原因主要有:

    一、法院自身的工作需求不斷擴張,陪審功能存在偏差。

    法院受理案件數在逐年提升,爲緩解司法人力資源不足的現狀,人民陪審員被稱爲“一支不可或缺的審判力量”發揮著積極的作用,但是陪審員基于能否得到單位支持、工作性質不同等因素,導致參審機會部分過于集中,部分極少或根本就沒有參審,陪審功能存在偏差。

    二、陪審員不能確保廣泛來自社會公衆,社會公衆對其難以産生應有的信任。

    實踐證明,一方面陪審員只能在符合限定條件的情況下選舉出數量極少的公民擔任,另一方面擔任陪審員的公民絕大部分來自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從而導致大多數公民沒有擔任陪審員的機會,使得陪審員無法與社會公衆建立緊密的聯系,嚴重影響了社會公衆對陪審員工作的了解。

    三、當事人沒有真正行使陪審選舉權,當事人對陪審員認同度低。

    因爲陪審員參加審判的案件均爲法院依據陪審員的情況確定,無一件系當事人申請參加,與此同時,隨機抽取的規定也沒有得到有效落實。加之部分陪審員在參加審判活動中較隨意,庭審過程由法官主導等因素,容易讓當事人對陪審員參與審判産生合理懷疑,從而降低當事人對陪審員的認同度。

    四、陪審員與法官間缺乏互動。

    當前,由于陪審員的職權不明確,“陪而不審、審而不議、議而不決”的現象時有發生。例如,庭前對參加庭審的案件了解甚少,甚至不了解案情直接開庭;庭審過程中陪審員多數是靜坐審判席,很少在庭審過程中發言或提問,庭審完全由審判長進行;作爲合議庭成員評議案件時,很少發表自己獨立的見解,對職業法官存在趨同心理。

    五、缺乏專項立法,陪審制的地位不確定。

    我国现行陪审制的有关规定散见于《人民法院组织法》和其他法律法規中,对陪审制没有专项立法,陪审制的实施缺乏集中的指导,也没有相应建立可量化陪审员工作绩效的指标体系,对陪审员的选举、管理、监督等一系列问题缺乏可操作性。

    立足目前司法實踐,爲了使得陪審制充分發揮其應有的作用,該院的建議:

    一、重新劃定陪審員的資格及任期。

    陪審應作爲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得到認同和保障,除具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完善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決定》中第五條、第六條的情形的公民不得擔任陪審員外,我國公民都應當具備陪審員的資格。陪審員任期過長及允許連任,一方面限制了更多的公衆參與司法審判活動,限制了陪審員在社會中的廣泛性,同時不利于陪審員的普法教育作用;另一方面容易導致陪審員專職化,進行在參加審判活動中對法院産生歸屬感和認同感。應根據陪審員不同情況分別規定任期3年或5年,例如普通公民參加的陪審員任期爲3年,專家型陪審員任期爲5年爲宜,並且不宜“連選連任”。

    二、陪審員的産生采用選舉制與聘任制相結合。

    選舉制即采用向社會公布條件的方式進行選舉聘任,符合條件的均可自願報名,最後由法院審查確定。聘任制即由法院根據案件的種類,在被聘用人員自願的前提下,聘請具有某項專業知識的專家、學者。無論是選舉制還是聘任制産生的陪審員,其名單均報同級人大常委會審查予以確認並頒發任命書或聘任書。

    三、賦予當事人啓動陪審的權利。

    法院在受理案件後,應告知當事人有選擇陪審員參與案件審理的權利,並明確一定期限讓當事人作出選擇。開庭審理之前,法院將根據當事人選擇的情況作出決定,如果雙方當事人均明確表示要求陪審員參審的,將根據當事人的要求安排陪審員參審;如果雙方當事人都明確表示不要陪審員參審的,合議庭成員將全部由審判員擔任;存在多方當事人的情況下,若當事人在是否需要陪審員參審上意見不一致時,或者雙方當事人都不表示要或不要陪審員參審的,將由法院根據案件情況決定是否需要陪審員參審。

    四、嚴格規定陪審員的權利與義務。

    權利方面,陪審員依法參與審判活動應受法律保護。首先人民法院及陪審員所在單位或戶籍所在地應保障陪審員依法參加審判活動;其次,陪審員在審判中對案件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擁有獨立的表決權,合議庭評議案件時實行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陪審員有不同意見的應寫入筆錄;最後,必要時陪審員可要求合議庭將案件提請院長決定是否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義務方面,可規定:一是尊重事實,依法秉公辦案,不得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二是保守審判機密,不泄露國家機密、商業秘密和當事人隱私;三是遵守人民法院各項幾率和規章制度,認真履行陪審員職責,不得無故拒絕到庭參加審判工作;四是嚴格遵守執行回避制度;五是不得濫用職權;六是不得利用職權爲自己或他人謀取私利;七是不得私自會見當事人及其單立人,接受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的請客送禮,等等。

    五、建立陪審員級別信息庫並進行有效管理

    陪審員信息庫的信息包括姓名、性別、年齡、民族、學曆、所學專業、曾經從事的職業、正在從事的職業、婚姻狀況、陪審經曆等情況。當事人經雙方協商一致在確定選擇一名或兩名陪審員陪審員參審的情況下,根據案件情況的特點,從中隨機確定陪審員。數據庫的信息應實行動態管理,每年更新一次,包括對相關信息進行增、刪、改,將公民的陪審經曆記錄入庫等等。對于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有違法違紀行爲情節嚴重的,在數據庫中除名,取消終身陪審資格,並追究其相應的行政處分或刑事責任。

六、制定獨立的《人民陪審員法》。以專門法的形式來規範陪審制,對陪審員産生方式、資格、任期、職責、權利義務等進行完整而統一的規定,並進一步完善管理、監督、培訓、經費保障等相關制度。

    七、恢複和確立《憲法》中關于陪審制的規定。

    目前,我國陪審制是根據《人民法院組織法》的規定得以存在與建立的,立法上呈現的是可有可無的狀態。將陪審作爲公民的基本權利、義務在憲法中重新予以確認,爲陪審制的有效實施提供最根本的保障。

第1頁  共1頁

編輯:淩偉東    

文章出處:港南法院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