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港市中級人民法院主辦

 

桂平法院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波被執行人主動到法院履行義務

作者:韦宇安 杨体曼  发布时间:2018-07-23 16:30:38














                     

    自“基本解決執行難”這場戰役的號角吹響以來,桂平法院全體幹警嚴陣以待、頑強奮戰,特別是在當前距離第三方評估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裏,全體幹警更是進入“一級備戰”狀態,絕緣周末,放棄休息,埋頭紮進成百上千的案件中,不聲不響就是幹。

    近日,一波失信被執行人在桂平法院幹警的“暴風追擊”下不約而同“主動”找上門來。

    案例一:出行不便  服軟

被執行人楊某、唐某是夫妻關系,兩人于2011年7月向申請執行人陳某借款16萬元,于2013年6月又借款10萬元,並于2017年7月1日將兩次借款合並出具借款金額爲26萬元的《借條》給陳某收執。雙方約定于2016年8月起每月向陳某返還2萬元,直至還清借款爲止。但借款到期後,楊某、唐某並沒有按約定償還欠款。陳某訴至桂平法院,並自認2013年6月的10萬元借款中,只支付了6.16萬元給楊某,其余的3.84萬元抵減了2011年7月份借款16萬元1年的利息。桂平法院受理該案後依法作出判決:楊某、唐某應共同返還借款22.16萬元及利息(以借款22.16萬元爲基數,從2016年8月1日起計至還清之日止,按年利率6%計算)給陳某。

    楊某、唐某無視生效判決,案件進入執行程序。

    執行法官薛寒非依法按程序向被執行人楊某、唐某送達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産令和限制高消費令。被執行人把上述通知視爲廢紙,直到發現自己無法搭乘飛機出行才意識到大事不妙。吃盡了生意被耽誤、旅途受奔波的苦果後,被執行人這才陸陸續續履行了3.5萬元的還款義務,但這並不能改變其被限制高消費的窘境。7月13日下午,被執行人楊某和唐某夫婦不得不揣著那顆顫巍巍的心主動投奔法院求助法官,懇請法官“網開一面”。在法官的組織下,被執行人當場立下了還款計劃,在該計劃得到申請執行人的認可後,雙方達成了和解協議。

    案例二:面臨拘留  認慫

    2016年9月3日,駕駛摩托車的禤某與同樣駕駛摩托車的廖某銘(未滿18歲)發生碰撞,造成禤某、廖某銘以及搭乘廖某銘車的鄭某受傷、兩車不同程度受損的交通事故。該事故經桂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作出事故認定書,認定禤某負主要責任,廖某銘負次要責任。禤某被送到桂平市人民醫院治療,住院25天。出院後禤某要求廖某賠償損失,訴至桂平法院。桂平法院依法作出如下判決:一、被告廖某義(廖某銘監護人)應當在未依法投保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範圍內賠償經濟損失24802元給原告禤某;二、被告廖某義應當賠償經濟損失7109.54元給原告禤某。

    廖某義無視生效判決,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執行法官李羿依法按程序向被執行人楊某、唐某送達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産令和限制高消費令,被執行人廖某義收到上述通知後繼續無動于衷。執行期間,法官積極與被執行人聯系溝通並釋法明理,但其屢勸不從、屢教不改的態度讓案件一度陷入僵局,最後,法官不得不嚴肅向其說明拒不履行法律生效文書所應承擔的法律後果。面臨拘留的廖某態度360度大轉變,行動力瞬間被激活,多方籌措、計謀百出。7月13日,被執行人廖某湊夠錢後還沒來得及通知法官和申請執行人,就迫不及待地帶著錢趕到了桂平法院木樂法庭。在法官的組織下,被執行人廖某履行了全部還款義務,雙方達成了和解協議。

    案例三:收到提醒  嚇懵

    2013年10月29日,黃某、張某與廣西某泰投資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泰公司)簽訂了租賃合同,雙方約定:某泰公司將位于桂平市人民中路一農貿市場綜合商場四樓的1733平方米實際使用面積有償租給黃某、張某經營電子娛樂城。其中1070平方米每年租金9萬元,其余的633平方米每年租金31.824萬元。租賃期限從2013年11月20日起至2016年11月19日止。黃某、張某在合同生效之日給某泰公司交付5萬元合同保證金。某泰公司按供電、供水部門商業用電、用水的收費標准另加用電線耗10%、用水損耗5%跟黃某、張某結算水電費。其後雙方産生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互相起訴、上訴,陷入長期拉鋸狀態。2017年8月23日,貴港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二審判決:一、某泰公司應返還合同押金5萬元給黃某、張某;二、某泰公司賠償經濟損失9.75萬元給黃某、張某;三、黃某、張某應支付水電費1萬元給某泰公司。上述債務,義務人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逾期應依法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某泰公司沒有依法按時履行生效法律文書規定的義務,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執行法官覃文有條不紊地對該案依法開展執行工作。一方面依法按程序查控財産,另一方面積極組織調解。雙方于5月8日上午進行第一次協商,但因雙方對還款數額存有異議、被執行人希望分期付款和減息沒有被接納等原因沒有達成和解協議;5月9日,被執行人主動致電覃法官,表明能在7月底前履行全部還款義務,希望法官再次組織調解;5月14日,覃法官做通申請執行人的思想工作後,雙方再次進行調解並達成了和解協議。被執行人在協議中承諾,自願于7月20日前一次性履行15萬元的還款義務。7月7日,覃法官發現已經接近雙方約定的還款期限,于是主動致電被執行人,要求其按時依法履行還款義務。這提醒給被執行人當頭一喝,7月16日,被執行人趕在了還款最後期限前,一次性履行完所欠債務。

    案例四:房屋被拍  抓狂

    第三人汪某晚于2012年1月17日向某豐公司購買了其開發的住宅樓一棟並交付了30萬元定金。謝某通過某豐公司得知汪某興(汪某晚胞姐)從事中介服務,有房轉讓,遂于2013年6月12日就汪某晚購買的住宅樓轉讓事宜進行協商,由梁某(謝某的母親)以145萬元購買汪某晚下定的住宅樓,同日梁某與第三人某豐公司簽訂《房屋認購書》,謝某代梁某彙款7萬元給汪某興,黎某(梁某當時的妻子)代梁某彙款58萬元給汪某興,汪某興共收到65萬元房屋轉讓費。

    由于某豐公司遲遲沒有取得該住宅樓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2015年1月27日,梁某到桂平法院起訴某豐公司,後梁某與某豐公司簽訂的合同被法院確認無效。2016年3月22日,謝某、黎某、梁某到桂平法院起訴汪某興不當得利,認爲梁某與某豐公司簽訂的合同已被法院確認無效,汪某興對轉讓的房屋沒有所有權及處分權,要求其返還房屋轉讓費65萬元。桂平法院于2016年4月28日、6月22日、8月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並于9月5日依法作出判決:被告汪某興的行爲已構成不當得利,應返還65萬元給原告謝某、黎某和梁某。

    汪某興陸陸續續履行了一部分還款義務後,就不再償還剩余的152929元債務,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執行法官薛寒非多次與被執行人汪某興溝通聯系、釋法明理,但汪某興都以沒有錢沒有能力拒不履行還款義務。經查,汪某興在桂平市西山鎮新崗村某隊有房屋一棟,法官告知其如堅持拒絕履行還款義務,就強制將其名下的房屋進行網絡司法拍賣,用拍賣所得償還其應該履行的還款義務。汪某興一聽,亂得像貓抓過的線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淡定了。7月17日,汪某興帶著錢來到法院,將應還的余款一次性自動履行完畢。  

    桂平法院全體幹警用行動破解執行堅冰,硬招、巧招、活招頻出,加班加點在基本解決執行難的一線沖鋒陷陣。一宗宗案件的終結就是他們揮汗作戰的最佳證明。

第1頁  共1頁

編輯:陸航    

文章出處:桂平市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