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港市中級人民法院主辦

 

代表人訴訟制度的困境與救治

作者:王冰梅  发布时间:2012-03-13 16:06:32


論文提要

    立法者理想中的代表人訴訟制度既能實現節約司法成本、又能提高工作效率和維護公平正義的目標。但在審判實踐中,法院無法在這種訴訟制度的價值追求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上找到有效的平衡點,因而排斥適用現有代表人訴訟制度來審理案件。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彰顯了現行代表人訴訟制度缺陷的嚴重程度。從法院的角度看,現行代表人訴訟制度在法院及當事人當中均不受歡迎,是因爲代表人訴訟制度的相關規定過于粗糙,致使法院在適用時面臨著案件管轄、訴訟代表人資格審查標准、當事人訴訟權利如何保障的困境,而在當事人方面則面臨著訴訟代表人難産、代表權限受嚴格限制等難題。文章通過分析造成代表人訴訟制度困境五個方面的主要原因,提出了在立法框架上部分重構代表人訴訟制度、改變代表人訴訟案件的分類、明確案件級別管轄、賦予當事人程序選擇權和適當擴大法院程序適用的職權、刪除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的彌補缺陷途徑。代表人訴訟制度只是法院審理群體案件的一種特別的程序,並不是唯一且必須適用的程序,法院對于群體訴訟,應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靈活確定是否適用代表人訴訟。如何完善我國現有的代表人訴訟制度,是修改民事訴訟法的一項重要任務,本文從司法實踐的視角,提出了在兼顧程序正義與效率的前提下完善我國代表人訴訟制度的建議,期待新的代表人訴訟制度能實現處理群體訴訟公正與效率的有機統一。全文共9446字。

以下正文:

引言

    聞名全國的齊齊哈爾第二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齊二藥”)假藥案,共有60多名患者使用了涉案假藥,廣東省成立了“齊二藥假藥事件政府協調小組”,協調小組要求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以下簡稱醫院)對患者的損害先行予以墊付。其中有40多名患者與醫院達成和解協議,2006年秋,11名患者及家屬以醫院爲被告先後向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提起了一系列的民事訴訟,針對假藥所導致的人身損害要求賠償,金額共1900多萬元,還有十余名受害者則在對已提起的訴訟進行觀望。 訴訟過程中,醫院申請追加藥品生産企業“齊二藥”和藥品經營企業廣州金蘅源醫藥貿易有限公司、廣東醫藥保健品有限公司爲共同被告參加訴訟。2008年6月,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由“齊二藥”承擔最終賠償責任,兩家藥品經營企業和醫院承擔無過錯的連帶賠償責任。醫院和廣東醫藥保健公司不服一審判決而分別提起了上訴。2008年12月10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了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2009年初,醫院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再審申請書,廣東高院已立案受理。 

    立法者理想中的代表人訴訟制度的效果是:一群理性的人推選出三五個代表人到法院立案和出庭、領取法律文書,當事人省事,法院高效省力省時。但審判實踐中,法院無法在這種訴訟制度的價值追求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上找到有效的平衡點,因而排斥適用現有代表人訴訟制度來審理案件,上述案件漫長的訴訟周期證明其效果也不好,想“搭便車”的可能面臨敗訴的結局。司法實踐的結果與立法者及社會的預期之間的巨大落差,說明我國現行的代表人訴訟制度存在缺陷的嚴重程度,因此,在修改民事訴訟法時應對我國現行的代表人訴訟制度進行重大修改,甚至部分重構。

    一、代表人訴訟制度的現實困境

    代表人訴訟也稱群體訴訟,它是指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人數衆多、由該群體中的一人或者數人代表群體起訴或者應訴,法院所作判決對該群體起訴或者應訴,代表群體起訴或應訴的人稱爲訴訟代表人。 但審判實踐中,我國現行的代表人訴訟制度很難發揮其固有作用,司法實踐中面臨一系列難題。

    1、訴訟代表人資格的審查標准。訴訟代表人是當事人爲了便于訴訟而共同推選出來的,代表其利益實施訴訟行爲的群體中的人。在立案審查時,面對衆多的簽名和指印,是否要判別這些簽名和指印的真僞呢?對訴訟代表人的資格是作形式審查還是作實質審查呢?如僅作形式審查,有可能讓虛假訴訟進入法院,但如作實質審查,又會大大增加工作量。筆者曾接到這樣一起群體案件,13個生産隊的600多村民聯名狀告他們的生産隊長及某林場,認爲生産隊與林場簽訂的股份轉讓協議損害了村民的集體利益,要求法院確認轉讓協議無效。每個生産隊均推選有兩名訴訟代表人,但每份推選書中名字不同的當事人簽名的筆迹幾乎一樣。爲了查清推選書的真僞,法院在村裏張貼了公告,要求凡是簽名向法院起訴的村民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到村委會登記,並帶上身份證或戶口簿到來核實,逾期不來登記和核實的按不起訴處理。法院派出一個10人的工作組駐村委會等候村民前來登記和核實,但直到公告規定的登記期限屆滿,也沒有村民前來登記核實。事後從村委會反饋的信息得知,這是少數人爲了達到法院受理案件的目的,冒充村民簽名,炮制了推選書。

    2、訴訟代表人難以産生。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诉讼法>若幹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適用意見》)第60條的規定、第61條確立了代表人産生方式原則上是由全體當事人推選,如推選不出,法院才與當事人協商確定。但審判實踐中,法院一般不會主動提前介入當事人對代表人的選定。群體訴訟特別是訴訟標的爲同一種類的代表人訴訟,當事人之間有的互不相識,推選代表人確有一定難度。以某小區爲例,200多戶人的小區,有機關公務員,有農村入城的生意人,有軍人,還有個體戶及企事業單位人員等,在狀告開發商違約案件中,爲了推選訴訟代表人,業主委員會建立了小區QQ群,許多事情在群上公告,經過多次的協商,才取得一致的推選意見,從而選定了訴訟代表人,但從醞釀起訴到確定訴訟代表人就花費了半年多的時間。還有涉及農村村民的群體訴訟,現在的農村絕大部分村民外出務工,村裏一般只剩下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和尚在村小學讀書的兒童,如爲了起訴而需要推選訴訟代表人的確是非常困難的。因此,合法推選訴訟代表人成了橫垣在當事人面前難以逾越的一道坎。

    3、訴訟代表人的代表權限受到嚴格限制。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均規定,代表人的訴訟行爲對其所代表的當事人發生效力,但代表人變更、放棄訴訟請求或者承認對方當事人的訴訟請求、進行和解,必須經被代表的當事人同意。可以說,立法者的意圖是想通過訴訟代表人出庭參加訴訟而減少當事人的訟累,但又害怕訴訟代表人訴訟中的行爲損害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而不敢賦予訴訟代表人實體處分權。之所謂“放開怕飛,收回怕死”,就是這種情形。訴訟代表人在訴訟中勞心勞力,甚至可以說是吃力不討好,但又沒有實體處分權。在沒有得到被代表人授權的情況下,訴訟代表人不能行使涉及實體權利的訴訟行爲,使代表人訴訟制度追求效率和經濟訴訟的目標難以實現。

    4、法院認定的過程是否應公開。《適用意見》進一步規定,未參加登記的當事人在訴訟時效期間內提起訴訟,人民法院認定其請求成立的,裁定適用已作出的判決、裁定。“法院認定其請求成立”這一認定的過程實踐中如何操作,是否書面審理,抑或是經過庭審或質證過程,如法院在此進行書面審理,既沒有法律依據,又駁奪了對方抗辯的權利,有違程序正義;但如走庭審程序,無異于再開一次庭,達不到訴訟經濟的目的。

    5、適用已作出的判決、裁定的裁定,當事人是否有上訴權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了裁定適用的範圍,也明確規定了可以上訴的裁定只有不予受理的裁定、對管轄權有異議的裁定和駁回起訴的裁定,其余裁定則是不可以上訴的,因此有人認爲,因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作出的裁定是不能上訴的。 但從此類案件看,該裁定表面上是裁定,實質上隱含了另一份判決或裁定,涉及到當事人的實體利益,或者說是權利擔當,無論是原告還是被告,都有可能不服該裁定。同是當事人,既然“已作出的判決、裁定”是可以上訴的判決、裁定,哪爲什麽後面作出的裁定又不允許上訴呢?這顯然有違當事人訴訟權利平等原則,對後訴當事人來講是極不公平的。 假如“已作出的判決、裁定”已經被上訴且正在二審法院審理當中,而後作出的裁定不能上訴導致裁定直接生效,如二審法院對“已作出的判決、裁定”改判或撤銷,豈不是出現兩份相互矛盾的生效判決、裁定?

    二、造成代表人訴訟制度困境的主要原因

     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因産品質量、環境汙染出現的群體損害,小區物業、農村承包合同及農村征地補償、集體拖欠職工工資等群體糾紛不斷出現,但在審判實踐中,法院適用代表人訴訟制度來審理的較少,而作爲系列案存在分案審理和判決的較多 ,學界和社會普遍認爲是法院出于功利而對法院進行激烈的批評,然而因爲他們沒有象法院和法官那樣身臨困境,所以探究不到深層次的原因。

    1、立法條文規定過于簡單,缺乏可操作性。我國民事訴訟法對代表人訴訟的相關規定,只有第五十四條和第五十五條,其中第五十四條只簡單地規定人數衆多的一方可以推選代表人進行訴訟及明確代表人的權限,至于如何推選以及被推選人的條件等未作規定;第五十五條是針對人數不確定的代表人訴訟所作的特別規定,其中第一款的公告程序及第四款的裁判效力擴張規定,立法意圖爲一次性解決糾紛,實際上不但未能達到立法目的,反而衍生出許多程序上的難題,使法院和當事人均無所適從。盡管最高人民法院在《適用意見》裏作出了第59條至第64條等相關的司法解釋,但還是無法解決審判實踐中的技術層面的問題,因而造成了第五十五條無人適用的局面。              

    2、代表人訴訟分類不准確。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是關于當事人一方人數確定的代表人訴訟的規定,第五十五條是關于當事人人數不確定的代表人訴訟的規定。因此學術界對代表人訴訟的類型劃分爲人數確定的代表人訴訟和人數不確定的代表人訴訟。 其實,這種分類方法是不夠科學的,因爲兩種類型的訴訟中均含有訴訟標的共同的代表人訴訟和訴訟標的同一種的代表人訴訟,代表人訴訟既可以是人數衆多的必要共同訴訟,如繼承糾紛案件;也可以是人數衆多的普通共同訴訟,如環境汙染、産品責任中衆多人受損害的案件。在人數衆多的一方當事人不能推選出代表人時如何辦,很顯然,法院對共同訴訟標的案件的處理與同種類訴訟標的的案件處理是不一樣的,最高人民法院在《適用意見》第60條中也作不同的規定。但由于分類的不准確,從而導致後面的操作程序的不明確。

    3、代表人訴訟級別管轄不明。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全國各高級人民法院均制定其轄區內各級人民法院級別管轄標准和規定,其中案件爭議標的金額成了劃分民商事案件級別管轄的標准之一,並且,各地還根據經濟發展狀況確定了不同的數額,而對于群體訴訟案件中,確定級別管轄的爭議標的金額是以單個訴訟主體的爭議標的金額爲劃分標准呢?還是以這個群體的總的爭議標的金額爲劃分標准呢?基層法院出于受理成本及涉訴上訪風險考慮,往往以整個群體爭議標的金額總數超過上級法院爲由不予立案受理,而引導當事人到中級人民法院去立案,實則不願受理;而2006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受理共同訴訟案件問題的通知》中規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人數衆多的共同訴訟,依法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因此,中級人民法院也不受理這類案件。爲什麽會出現上下級法院對群體訴訟案件的互相推诿現象呢?究其原因,除了級別管轄規定的不明確之外,還有法院出于自身的保護意識考慮而不願接手這一“燙手的山芋”。“法院在國家權力體系中的邊緣化地位和法院內部行政化的司法行爲評價機制,迫使法院(法官)過分關注甚至顧慮審判的社會效果,合法的判決如果引起了社會的劇烈震動、造成了群體性上訪等社會不穩定事件,也是決策者所不允許的,于是出現了法院系統內部對于代表人訴訟形成的一致排斥,這是法院系統基于‘自我保護’意識下的集體行動的邏輯。” 

    4、代表人訴訟制度與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相沖突。第五十三條第一款是共同訴訟的規定。因此,理論界認爲,當事人的訴訟標的是共同的,在權利義務上有共同的利害關系,必須一同起訴或應訴,這種訴屬不可分之訴,人民法院必須合並審理,不能分案審理;當事人的一方或雙方爲二人以上,其訴訟標的屬于同一種類,人民法院認爲可以合並審理並經當事人同意的訴訟,爲普通共同訴訟。從條文理解,適用普通共同訴訟的條件必須同時具有三,缺一不可:一是訴訟標的爲同一種類;二是人民法院認爲可以合並審理;三是當事人同意合並審理。人民法院認爲可以合並審理的,還必須征求當事人意見,經當事人同意後才能合並審理;反之,當事人不同意合並審理的,人民法院也不能合並審理。但民事訴訟法中規定的“當事人”除了原、被告外,還有第三人,法院在受理起訴時,即使原告同意合並審理,但被告或第三人是外地人無法征求意見的,如果法院在立案時對人數衆多的普通共同訴訟合並受理,即按普通的代表人訴訟處理就是未經征求當事人意見即合並受理,案件到了審判業務庭,在開庭時一旦有一方當事人不同意合並審理的話,法院只能分案審理,而人數衆多一方的前期推選代表人的工作將視爲無用,浪費人力物力。當事人同意才能合並審理的規定將應由法院控制的訴訟進程拱手讓與當事人,使法院在辦案過程中處于被動地位。對某一案件合並審理,從立案受理時即合並作爲一案受理比較好操作,但這樣做又可能因爲未能征求被告方的意見而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但如果在立案時分案受理,工作量非常大,又顯示不出代表人訴訟的優越性。可以說,第五十三條阻卻了代表人訴訟的適用,也是現行制度操作時相沖突的地方。

    5、當事人人數不確定的代表人訴訟特有程序訴訟周期漫長。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是同一種類的人數不確定的普通代表人訴訟的規定,從條文理解,它的程序從立案到將案件移送業務庭,至少需要2個月以上時間,更不用說審理過程,而且,在審理過程中,如果訴訟代表人在訴訟中不能履行職責或者損害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的,可以予以更換訴訟代表人,另行確定代表人,即當事人還可以重新推選訴訟代表人。漫長的訴訟期間對法院、對當事人都是一種煎熬,而且,此條規定的公告的目的,在于向未起訴的權利人說明案件情況和訴訟請求,通知權利人在一定期間內向人民法院登記(起訴),以維護其實體權利及共同推選出代表人進行訴訟,這不僅違背了不告不理的原則,還使訴訟周期拖長。

    三、代表人訴訟制度的完善與部分重構

    2008年12月8日,63名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被告三鹿集團公司賠償醫療費、護理費等人身損害支出約6818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691萬元,但當時法院不予受理。 面對群體性案件不斷湧現的局面,學術界提出了建立示範訴訟制度的觀點。 這種類似于“殺雞儆猴”的做法,本人亦不敢苟同。因爲示範訴訟未必能實現減輕法院負擔、提高審判工作效率、節約司法資源的良好願望。轟動全國的“中小股東訴大慶聯誼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案”,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2年10月開庭審理了三名股東的民事索賠案,此後,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將第二批456名原告投資者分爲若幹個組,于2003年到2004年間先後多次開庭審理該系列案件,2004年8月才作出一審判決。 從選定示範案件到系列案作出一審判決,時間將近兩年之長,其中還曆經了多次開庭,可見,示範訴訟未必能減輕法院負擔。另外,我國現行的二審終審制及再審制度,決定了示範訴訟並不是那麽好用的,假如被選定的示範案件作出一審判決後,當事人不服提起上訴的,示範案件進入二審,二審判決生效後,當事人不服的,還可以申請再審,檢察機關亦可以抗訴而引起再審,如果等這些過程都走完才審理其他人的同類案件的話就可能造成其他案件的遲延、甚至過了訴訟時效。因此說,假如示範案件的裁判結果沒有達到100%正確的話,那這項制度就無法施行。如前面所述的“齊二藥”假藥案,就曆經一、二審又進入再審,這一起被評爲“記錄轉型社會沖突與法律調整的2008年度十大典型案件之一”的判決,當事人都沒有服判決息訴,能否作爲示範案件很值得思考。從另一角度看,該系列案從2006年秋陸續立案至2008年12月10日作出終審判決,曆時兩年多,正在觀望的十余名受害者已過了訴訟時效。 如果被告抗辯稱已過訴訟時效,原告將面臨敗訴的結局。因此,面對不斷湧入法院的群體案件,當務之急是修改現有的代表人訴訟制度,並進行部分重構。

    1、細化條文,獨立成章。我國民事訴訟法對代表人訴訟的相關規定,只有第五十四條和第五十五條及《適用意見》的6條,區區兩條條文就囊括了一個訴訟制度的所有訴訟程序,遠遠不能滿足司法實踐的需要。因此,在修訂民事訴訟法,對于群體訴訟應獨立制訂一個章節,從管轄、立案受理、送達、一二審程序的審理甚至申請執行等。在必要的代表人訴訟中,重在修改訴訟代表人的推選規定,如針如原告爲人數衆多的一方,在向法院起訴前應推選出訴訟代表人,訴狀以代表人的名義起訴,具狀人應由代表人簽名即可,代表人向法院起訴時除應遞交訴狀外,還應遞交有衆多當事人簽名的代表人推選書。推選書應有原告的簽名、身份證號碼,如原告爲限制民事行爲能力人或無民事行爲能力人,要有其法定代理人簽名及其身份證號碼。推選書應明確訴訟代表人的權限,如爲特別授權的,應具體寫明爲代爲承認、放棄、變更訴訟請求,進行和解,提起反訴或者上訴。被選出的代表人對推選書的真僞承擔法律責任。提供擔責聲明,聲明內容如下:本人確認,推選書上各當事人簽名系其本人親自簽名,如有假冒,代表人承擔法律責任。訴訟代表人還有權委托訴訟代理人,但根據訴訟代表人在推選書中的權限,其所委托的訴訟代理人的代理權限不能超越推選書明確的權限。對普通的代表人訴訟,則重在重構,對技術層面存在的問題,都應作出詳細的規定,以滿足于現實的需要。

    2、改變代表人訴訟案件的分類。人數衆多的共同訴訟,一般指10人以上的共同訴訟,但其實質也是共同訴訟。按照共同訴訟的劃分原理,代表人訴訟也應該相應地劃分爲訴訟標的共同的必要代表人訴訟和訴訟標的同一種類的普通代表人訴訟。訴訟標的共同的代表人訴訟與訴訟標的同一種類的代表人訴訟的本質區別是訴訟標的是否共同,這個區別決定兩類代表人訴訟在諸多程序規則上應有所有不同。因此,代表人訴訟應分爲必要的代表人訴訟和普通代表人訴訟,另外,還有一種訴訟其訴訟標的雖然是共同的,但又沒有必要要求所有的受害者都必須參加訴訟,如公益訴訟中的不作爲訴訟、共同權益受侵害的停止侵害訴訟及侵害知情權訴訟等,這類訴訟我們且稱之爲介于必要代表人訴訟和普通代表人訴訟之間的准必要代表人訴訟。 這種分類方法與《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對集團的分類方法比較接近,同時采用必要和普通共同訴訟的分類標准,也便于法官掌 

    3、明確案件級別管轄。2006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受理共同訴訟案件問題的通知》中規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人數衆多的共同訴訟,依法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可以規定人數衆多的群體性案件應當以單個訴訟請求的標的額確定一審管轄法院,不以多數人主張的標的額累計相加作爲確定級別管轄的標准。但社會影響較大的,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基層法院受理一審群體案件,既方面了當事人訴訟,將矛盾解決在基層又有利于社會的穩定。

    4、賦予當事人程序選擇權,適當擴大法院程序適用的職權。2002年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頒布《關于受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侵權糾紛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對于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案件,人民法院應當采取單獨或者共同訴訟的形式予以受理,不宜以集團訴訟的形式受理。2003年2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幹規定》雖然增加了人數確定的代表人訴訟的方式,但該規定的第十二條、第十三條在賦予了原告對訴訟方式的選擇權的同時,也體現了最高人民法院對群體案件的拆分爲個案或普通共同訴訟案件處理方式的支持,還有2006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受理共同訴訟案件問題的通知》中規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人數衆多的共同訴訟,依法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受理法院認爲不宜作爲共同訴訟受理的,可分別受理。” 對于當事人的起訴,如起訴前原告已選定訴訟代表人的,法院應優先適用代表人訴訟受理和審理;在審理過程中如當事人與訴訟代表人出現意見分歧需罷除訴訟代表人的,法院應及時將案件拆分成個案訴訟或一般共同訴訟,防止因代表人重新推選而造成訴訟延誤。如起訴前沒有選定訴訟代表人的,是否適用代表人訴訟,法律應賦予法院在程序中的決定職權,以便能更好地把握訴訟進程。 鑒于代表人訴訟由共同訴訟衍生出來,應修改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關于共同訴訟的有關規定,即共同訴訟案件的合並審理不必經當事人同意,應改爲由法院認爲應合並審理的由法院決定即可。

    5、刪除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爲什麽審判實踐幾乎沒有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的規定來審理案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因爲公告和登記不但占用訴訟期間,也占用法院大量的人力物力,二是第四款裁判效力擴張的規定。第五十五條共有四款,第一款是關于公告和登記的規定,普通的代表人訴訟,因爲訴訟標的爲同一種類且各自獨立,未起訴的當事人是否願意加入已有的訴訟組織,由當事人自由選擇。即使不加入,其亦可另案起訴,不會損害其訴訟權利。因此,公告和登記程序沒有存在的必要。第二、三款與第五十四條的規定基本相同,因而也沒有存在的必要。第四款是裁判效力擴張的規定,立法者基于對訴訟經濟的考慮,規定人民法院對未參加登記的權利人在訴訟時效期間提起訴訟的應當裁定適用已作出的判決、裁定,而無需對案件另行作出判決、裁定。實際上,對于訴訟標的同一種類的代表人訴訟,未參加訴訟的當事人不論是在訴訟時效期間向法院登記還是另行提起訴訟也一樣必須提供相關證據,因爲原告有提供證據證明與對方當事人的法律關系和所受到的損害的證明責任,且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六條規定證據應當在法庭上出示,並由當事人互相質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四十七條第一款規定“未經質證的證據,不能作爲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對方當事人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有要求質證的權利,對訴狀有抗辯的權利,除非被告明確表示放棄。因此,采用裁判效力擴張的做法實踐中並沒收獲多少好處,也沒有存在的和要。

結語

    代表人訴訟與單個訴訟相比,具體的操作程序要複雜得多,群體訴訟固有的複雜性決定了不可能很快就制訂出一個既能在實體上實現最全面的權利保障又能在程序上實現最高的效率的群體訴訟機制,而需要一步一步的探索。能在一定範圍內實現公正和效率的均衡,也不失爲一個優秀的制度選擇。 代表人訴訟制度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一項訴訟制度,在重構我國代表人訴訟制度中,應構建符合中國國情的多元化解決群體糾紛的訴訟機制,才能實現公正高效地解決群體糾紛,有效地消除群體上訪事件,維護社會穩定。

第1頁  共1頁

文章出處:桂平法院    

 

 

關閉窗口